1. <span id='j8vk'></span>

      <code id='j8vk'><strong id='j8vk'></strong></code>

    2. <acronym id='j8vk'><em id='j8vk'></em><td id='j8vk'><div id='j8vk'></div></td></acronym><address id='j8vk'><big id='j8vk'><big id='j8vk'></big><legend id='j8vk'></legend></big></address>

        <i id='j8vk'><div id='j8vk'><ins id='j8vk'></ins></div></i>
          <fieldset id='j8vk'></fieldset><dl id='j8vk'></dl>
        1. <tr id='j8vk'><strong id='j8vk'></strong><small id='j8vk'></small><button id='j8vk'></button><li id='j8vk'><noscript id='j8vk'><big id='j8vk'></big><dt id='j8vk'></dt></noscript></li></tr><ol id='j8vk'><table id='j8vk'><blockquote id='j8vk'><tbody id='j8v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j8vk'></u><kbd id='j8vk'><kbd id='j8vk'></kbd></kbd>
          <i id='j8vk'></i>

            <ins id='j8vk'></ins>

            從改革開放窗口到攻堅破冰試驗田——從浦東開發開放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办公室亲吻

              這是清晨中的上海陸傢嘴(2017年5月13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丁汀攝

              新華社上海9月15日電 題:從改革開放窗口到攻堅破冰試驗田——從浦東開發開放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新華社記者季明、何欣榮、陳煒偉

              40年前,這裡是阡陌縱橫、蘆葦搖曳的農田。

              28年前,隨著開發開放一聲號角,這裡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新地標。

              5年前,中國首個自貿區在這片熱土誕生。面向國際最高標準、最好水平,世界級的金融中心、航運樞紐和科學城在這裡成長……

              “抓緊浦東開發,不要動搖,一直到建成。”今天的浦東,正由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走向全面深化改革的試驗田,一項項改革措施從這裡復制推廣到全國。東海之濱的改革熱土,正在張開推動改革巨輪破浪前行的強勁風帆。

              工作人員在中國商飛公司總裝制造中心智慧數控車間使用AR眼鏡操控虛擬電子屏幕(5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丁汀攝

              從特區到新區,樹立改革開放一往無前的旗幟——在面臨重大挑戰、重大機遇的歷史關頭,黨中央作出開發開放浦東的重大決策,向世界表明中國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的決心和信心

              如果把中國的改革開放比作一盤大棋局,那麼上世紀80年代初創辦經濟特區可以比作開局的兵卒過河;而以浦東開發開放為標志,改革開放在90年代初進入瞭一往無前的戰略決戰。

              開發開放浦東,有著特殊的時代背景:上世紀90年代初,國際上蘇東劇變使世界社會主義發展遭受挫折,國內改革發展面臨新的挑戰。同時,全球產業結構和分工面臨重大調整,經濟全球化態勢進一步顯現。

              在這樣重大挑戰、重大機遇、重大抉擇的歷史關頭,黨中央、國務院立足戰略全局,作出開發開放上海浦東的重大決策,向世界表明中國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的決心和信心,掀開瞭我國全面深化改革開放新的歷史篇章。

              1990年4月18日,時年33歲的汽車工程師丁磊親眼見證瞭宣佈浦東開發開放的歷史性時刻。

              “那天大會的主題是慶祝上海大眾汽車有限公司成立5周年,我和與會的大多數人一樣,都沒有想到國傢領導人會選擇在這個會上宣佈加快浦東開發的決定。”丁磊回憶說。

              當時講話中有那麼一段內容讓在場的所有人激動不已:“開發浦東,開放浦東,是中央為深化改革、擴大開放而作出的又一個重大部署,對於上海和全國都是一件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事情。”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一重大部署的前瞻性和正確性不斷得到印證。

              從“後衛”到“前鋒”,浦東開發開放推動上海走向改革開放前沿——

              上世紀80年代,在計劃經濟時代對全國經濟舉足輕重的上海,卻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成為“後衛”。

              改革滯後,使得上海經濟總量在1978年到1990年間的年均增幅低於全國平均水平1.27個百分點,生活水平提高不快、住房緊張、交通擁擠等一度成為市民痛點。

              這是上海浦江兩岸夜景(2017年4月15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丁汀攝

              當時的浦東更是與鄉野無異。如今位於陸傢嘴金融城核心區的銀城路當年叫“爛泥渡路”。有一首民謠這樣唱道:“黃浦江邊有個爛泥渡,爛泥路邊有個爛泥渡鎮,行人路過,沒有好衣褲。”

              上海的改革開放如何佈局,一直牽動著中央領導的心。1990年3月初,鄧小平在同幾位中央負責同志談話時提出:“機會要抓住,決策要及時,要研究一下哪些地方條件更好,可以更廣大地開源。比如抓上海,就算一個大措施。上海是我們的王牌,把上海搞起來是一條捷徑。”

              一個月後,開發開放浦東正式成為國傢戰略。上海終於抓住瞭20世紀最後10年的歷史性機遇,從改革開放的“後衛”一躍成為“前鋒”,打出瞭一張讓世界驚嘆的王牌。

              浦東大量外資的引進,優化瞭上海產業佈局,提升瞭城市綜合功能;高強度的基礎設施建設,構建瞭輻射周邊、聯通全球的網絡通道,推動上海從傳統工業城市向經濟中心城市升級。

              上海市市長應勇說,浦東開發開放深刻改變瞭浦東的面貌,也有力推動瞭上海的發展,為我國改革開放作出瞭積極貢獻。開發開放浦東,推進“東西聯動”,為浦西人口疏散、傳統工業東遷提供瞭戰略空間,使上海徹底擺脫瞭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困難局面。

              ——從珠三角到長三角,浦東開發開放輻射帶動長三角乃至長江流域的改革熱潮。

              由點及面,敢為天下先的長三角人在改革開放初期相繼創造出傢庭聯產承包制、鄉鎮經濟、“小商品、大市場”等改革模式,相繼誕生小崗村、溫州、義烏、蘇南等改革地標。浦東開發開放,更是將全區域的改革浪潮推向縱深。

              開發開放之初,浦東財政資金非常緊張,但大規模開發離不開大體量投入。捉襟見肘之際,改革者們創造出“資金空轉、土地實轉”的新模式,由政府土地部門先與開發公司簽訂土地出讓合同,再由政府、銀行、公司在支票上同時背書,最後進行驗資後工商註冊登記。

              依靠這種新模式,外高橋區域以“空轉”而來的2.4億元起步,將“生地”轉化為“熟地”。如今,外高橋集團股份承擔保稅區及周邊區域綜合開發10平方公裡,集團控股及參股企業約100傢,總資產已經達300億元。外高橋集團股份黨委書記、董事長劉宏說,回頭來看這種創新的開發模式,對外高橋來說具有特殊的意義。

              “資金空轉、土地實轉”的創新模式為長三角其他區域所借鑒,很快就推動各地開發區和工業園區的高速發展,雨後春筍般茁壯成長的工業園區,也成為支撐長三角實體經濟最為強勁的土壤。

              浦東的開發開放,使得改革開放的熱潮逐漸從珠三角延伸至長三角。在浦東開發開放的帶動下,不僅上海“一年一個樣,三年大變樣”,從江蘇的蘇錫常到浙江的杭嘉湖,出現瞭一系列高速發展的城市及區域,長三角一體化也走向實質性破題。

              這是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自動化碼頭(7月25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丁汀攝

              2005年12月,洋山深水港一期工程順利開港,借助東海大橋將這座位於浙江崎嶇列島內的小島與浦東臨港新城相連,上海從此擁有全天候的深水良港。長三角產業發展急需的物資從這裡集散,日益發達工業體系的成品又從這裡走向全球。

              2017年浦東外高橋和洋山港集裝箱吞吐總量達到3638萬標箱,以洋山港和外高橋港為主體的上海港連續8年集裝箱吞吐量排名世界第一。

              好風憑借力。如今的長三角城市群,以占全國2.2%的土地面積和全國11%左右的人口,創造瞭國內生產總值的20%,成為全球經濟體量最大、經濟活躍度最高的城市群之一。

              ——從特區到新區,浦東開發開放為全方位對外開放格局添上“點睛”之筆。

              浦東是我國第一個國傢級新區。浦東新區的成立,與1980年建立的5個經濟特區、1984年開放的14個沿海城市一起,形成瞭我國沿海經濟開放帶,為中國參與全球合作與競爭奠定瞭基礎。

              上世紀90年代,國傢明確以浦東為龍頭,帶動長江流域經濟起飛的發展戰略,確定要在21世紀初將上海建成國際經濟、金融、貿易中心。1997年,我國對外開放的一類口岸達到235個,二類口岸達到350個,逐步形成瞭從沿海到沿江、從沿邊到內陸,多層次、多渠道、全方位的新格局。

              以浦東為窗口,我國對外開放的領域也不斷拓寬。全國第一傢外資銀行、外商參股中資銀行、中外合資基金管理公司、外資保險公司、中外合資外貿公司、中外合資物流企業、中外合資商業零售企業、中外合作辦學項目、中美合資電信企業等外資企業均落戶浦東。全國利用外資的領域也逐漸擴大到金融、貿易、商業、交通、旅遊和其他第三產業。

              2000年前後,在溫州服裝市場已經擁有一定知名度的美特斯邦威選擇將公司總部遷到上海浦東。“浦西曾是歷史上全球投資強度最大的區域,浦東則是今天全球資源最為青睞的地區之一。要想讓企業走向世界,就必須來浦東。”美特斯邦威創始人周成建說。

              “中遠海運室女座”號超大型集裝箱船停靠在上海外高橋造船有限公司碼頭(5月30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丁汀攝

              來到上海之後,美特斯邦威積聚起全球性的人力資源和市場資源,迅速從一傢區域性服裝制造企業成為國內外知名的服裝品牌集團。遷居浦東不到10年,便在深交所成功上市。

              28年來,浦東經濟總量從1990年的60億元躍升到2017年的9651億元,年均增長15.1%;財政總收入從浦東開發之初1993年的11億元增加到2017年的3938億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7年已超過6萬元;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累計超過2.3萬億元。

              28年來,浦東從一片阡陌農田成為高樓林立的城區,形成外向型、多功能、現代化的新城區面貌。281傢跨國公司地區總部雲集,上交所、期交所、中金所、中國外匯交易中心、上海股權托管交易中心等10多傢要素市場密佈,1700多傢高新技術企業蓄勢待發。

              28年來,許多懷抱創業夢想的人在浦東實現瞭自己的價值。見證浦東開發開放歷史性時刻的丁磊後來先後成為上海張江集團總經理和浦東新區副區長,如今正帶領一支國際化團隊攻關智能交通。更多的人則實實在在地享受到改革開放帶來的好處,城鄉體系和佈局不斷優化,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近3倍,基本形成環境優美、舒適宜居、低碳環保的生態城區雛形。

              今天的浦東,以占上海全市1/5的面積、1/4的人口,貢獻瞭1/3的經濟總量,是上海經濟的增長極和發動機,成為上海現代化建設的縮影和中國改革開放的象征。

              這是上海浦東自由貿易試驗區(2013年9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陳飛攝

              從一個到一群,當好改革開放排頭兵——第一個保稅區、第一個國傢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第一個自由貿易試驗區,浦東的開發開放實踐,得益於黨中央的親自謀劃,是頂層設計和基層創新相結合的輝煌成果

              “走下飛機,你可以從遠郊的浦東機場搭乘世界上最快的列車,來一趟時速250英裡的8分鐘巔峰之旅”——2006年4月,《今日美國》報道。

              420.5米高的金茂大廈,492米高的環球金融中心,632米高的上海中心。站在黃浦江畔的外灘眺望過去,浦東陸傢嘴區域的三幢摩天大樓,勾勒出優美的城市天際線。

              比物理高度更受人關註的,是浦東開發開放28年來一直以探索者的姿態勇立潮頭,把握一次又一次改革機遇,創造一個又一個發展奇跡。

              美國摩根大通集團投資的摩根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就落戶在陸傢嘴的樓群中。人們形容,這裡的每一棟摩天大樓,都是一條站立的金融街。

              “受益於中國的金融改革開放,我們在2016年落戶上海自貿區,成為中國首批外商獨資資產管理機構。”摩根資管副總經理周玲玲說,公司目前已獲批QDLP資格,可以向境內投資者發行基金,幫助他們進行資產的多元化配置。

              這樣的第一、首個,在浦東開發開放的歷史還有數十個之多:

              1990年,中國第一個保稅區——浦東的外高橋保稅區批準建立。

              1995年,第一傢進入中國的外資銀行——日本富士銀行上海分行在浦東開張營業。

              2005年,國務院批準浦東在全國率先開展綜合配套改革試點。

              2013年,中國首個自貿區——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從浦東起航。

              一項項“第一”,猶如一次次“破冰”。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要求上海當好全國改革開放排頭兵、創新發展先行者。上海市委要求,浦東當好排頭兵中的排頭兵、先行者中的先行者,勇當新時代全國改革開放和創新發展的標桿。

              “排頭兵”意味著擔當與責任,“先行者”意味著勇氣和探索。

              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這是國傢現代化建設的法寶,也是浦東開發的使命——

              2013年上海自貿區成立後,拿出瞭中國第一張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對負面清單之外的領域,將外商投資由核準制改為備案制。從“正面清單”到“負面清單”,代表著政府管理方法和思維的巨大變化:限制自己的權力,讓市場和企業發揮更大的作用。

              隨著開放力度的不斷加大,負面清單的長度不斷縮短。從最早的190條,縮短到最新的48條。

              今年上半年,兩傢位於上海自貿區的外資保險經紀公司——韋萊保險經紀公司和怡和保險經紀公司,獲準成為全國首批擴大經營范圍的外資保險經紀機構。

              經營范圍的擴大,使得韋萊從原來占比3%-5%左右的企業保險市場進入到瞭100%的全領域保險市場。韋萊保險經紀有限公司總經理徐匯智對此既興奮又忐忑:“就像原來在小江小河裡遊泳,一下子來到瞭大海裡一樣。”

              更多外資機構正從浦東的擴大開放中嗅得商機。來自上海自貿區管委會陸傢嘴管理局的信息顯示,今年3月,英國最大的保險公司——保誠集團在陸傢嘴設立瞭資產管理公司。截至目前,全球39傢知名資管公司在陸傢嘴設立瞭50餘傢資產管理類機構;全球資產管理規模排名前10的資管機構中,已有貝萊德、先鋒領航、富達等9傢落戶浦東。

              “如果說陸傢嘴是經濟戰場,樓宇就是我們的生產車間。”陸傢嘴管理局辦公室副主任何建木表示。位於陸傢嘴核心地段戶外大屏上跳動的數字,無時無刻不在牽動著國際金融的神經。

              不要政策優惠,不搞稅收窪地。制度創新,是浦東一以貫之的方向——

              今年9月初,國傢藥品監督管理局發佈公告,治療轉移性結直腸癌的國產創新藥“呋喹替尼”膠囊獲批上市。聽到這個消息,“呋喹替尼”研發方——和記黃埔醫藥首席科學官蘇慰國博士感慨萬千。

              11年前,從美國輝瑞回國創業的蘇慰國在浦東張江高科技園區一間咖啡館與同事聊天時,忽然來瞭靈感。因為要出差,他找來一張餐巾紙,在上面畫瞭一個化學式結構後匆匆離開。兩周後,這個化合物被合成出來,這便是今日獲批的“呋喹替尼”原型。

              從科學傢的靈感變成治病救人的抗癌新藥,其間該有多少驚險跨越?“回頭來看,技術創新固然重要,但沒有制度創新的助推,很多靈感可能落不瞭地。”蘇慰國說。

              企業初創時,買不起動輒數百萬元的研發儀器,張江獨創性地建設公共技術服務平臺,讓科學傢“背著書包來創業”。新藥研發出來瞭,自建生產廠房又是一筆龐大的開支。張江在全國率先開展生物醫藥代工試點,幫助創新企業完成產業化的“最後一公裡”。

              沒有獨特的自然資源,也沒有充裕的土地空間。開發開放28年來,制度創新已經深深融入浦東的基因。

              2005年浦東向國傢爭取成為首個綜合配套改革試點時,提出瞭“三不”原則:一不要政策,二不要項目,三不要資金。2013年上海自貿區在浦東掛牌運行,5年來,有三句話始終貫穿其間:“自貿區是國傢的試驗田,不是地方的自留地;是制度創新的高地,不是優惠政策的窪地;是種苗圃,不是栽盆景”。

              8年的時間,浦東的城鄉面貌變瞭很多。但不變的,是堅持制度創新的初心。

              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堅持試點經驗的可復制可推廣,是浦東在全國改革大局中的自覺擔當——

              2014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海考察時表示,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是塊大試驗田,要播下良種,精心耕作,精心管護,期待有好收成,並且把培育良種的經驗推廣開來。

              從最早的“一枝獨秀”,到“四朵金花”,再到後來遼寧、浙江等七省市和海南島的加入。如今,全國已經有13個自貿區。從一個到一群,浦東在中國的自貿區戰略中發揮瞭領頭雁的作用,累計有100多項制度創新成果向全國復制推廣。

              在上海自貿區保稅片區,一支聖誕口紅的改革故事堪稱典型:作為浦東“證照分離”改革的重要內容,“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備案管理試點”於2017年3月1日在浦東率先啟動。從原來的審批管理調整為備案管理,進口化妝品進入中國市場的時間從原來的2至6個月大幅縮短至5個工作日。

              “我們的一些季節性產品比如聖誕禮盒,現在能夠做到讓全球同步上市。以前等上幾個月的審批時間,產品就過季瞭。”歐萊雅公司亞太區產品安全與法規部門負責人塗春怡說,有瞭好的政策支持,很多化妝品的亞洲首發會考慮放在上海進行。

              “非特化妝品審批改備案”,隻是浦東“證照分離”改革的一個小片段。2016年初,浦東在全國率先開展“證照分離”改革試點。對試點涉及的116項行政許可事項,分取消審批等5種方式進行改革試驗,以解決企業“辦證多”“辦證難”的問題。

              9月剛剛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向全國有序推開已在上海自貿區等試點的“證照分離”改革,破解“準入不準營”的難題。

              浦東試點經驗的復制推廣,在改革紅利的釋放中發揮瞭“放大器”效應:

              西部邊陲的雲南省,隨著上海自貿區保稅展示交易制度、“一站式”通關模式等試點經驗的推廣,對外貿易效率明顯提升。2017年雲南省實現貨物貿易進出口1578億元,同比增長19.9%。

              今年1月,浙江省制定實施《推進“證照分離”改革試點方案》,將98項行政審批事項納入改革范圍。半年來,試點事項平均辦理時間已從改革前的12天左右壓縮到4天左右。

              位於上海浦東臨港新城的石油鉆井平臺生產基地(2017年9月13日攝)。 新華社記者方喆攝

              從中國到世界,精耕服務國傢戰略的試驗田——進入新時代,站上新起點,唯有繼續推進高水平的改革開放,才能實現經濟社會的高質量發展,為人民群眾創造高品質的生活

              “上海自貿區其實是以自貿區的形式,為中國接下來的全面再改革承擔探路的使命”——2013年10月,《聯合早報》報道。

              壯闊東方潮,如今再揚帆。28載風雨砥礪,走過萬水千山的浦東,仍需不斷跋山涉水。在改革發展的新征程上,浦東重任在肩。

              銅片拼成的地圖,用火山巖裝飾的墻壁,盛葡萄酒的大橡木桶。走進上海自貿區內的中智中心,一股智利風情撲面而來。

              今年4月,中智中心成為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30傢“6天+365天”常年展示交易平臺之一。中智中心負責人鄔遠峰說,在自貿區一系列貿易便利化措施的“保駕護航”下,萬裡之外的智利,已成為對中國出口水果最多的國傢之一。搶抓首屆進口博覽會的機遇,下一步中智中心還將推動智利方面與中國企業在新能源方面的合作。

              “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是黨中央在新形勢下全面深化改革、擴大對外開放的一項戰略舉措。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上,要堅持全方位對外開放,繼續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上海要解放思想、勇於突破、當好標桿,對照最高標準、查找短板弱項,大膽試、大膽闖、自主改,進一步彰顯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試驗田的作用,亮明我國向世界全方位開放的鮮明態度。”2017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海代表團審議時強調。

              吃好改革飯、做好創新題——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問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在新時代,浦東這扇改革之窗,使命尤在。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在浦東考察時表示,上海是吃改革飯、走開放路、打創新牌發展起來的。上海過去靠改革開放,未來還要靠改革開放。

              走進上海市浦東新區行政服務中心,可以看到一個電子顯示屏,用4條曲線實時展示浦東的網上審批綜合效率指數。最上面的紅色曲線代表法定平均辦理天數,最下面的綠色曲線代表實際平均辦理天數。這條綠色曲線總是比紅色曲線低很多。

              審批效率大幅提升,得益於上海正在全力推進的“一網通辦”政務服務。所謂“一網通辦”,就是將面向企業和群眾的所有線上線下服務事項,逐步做到“一網受理、隻跑一次、一次辦成”。作為這項改革的先行區域,浦東已實現327項涉企事項全覆蓋,其中“全程網上辦理、不見面審批”占53%,“線下窗口隻跑一次”占47%。

              營商環境是重要軟實力、核心競爭力。今天的浦東,正把引領發展的“高站位”落實到服務企業群眾的“低身段”上,當好“店小二”,不斷提高企業群眾的獲得感和滿意度。

              黨的十八大以來,“放管服”改革帶來一系列綜合效應,為人民群眾辦事創業提供瞭便利,有力支撐瞭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但轉變政府職能任重道遠,決不能有“差不多”“歇歇腳”的松懈思想。

              在浦東新區企業服務中心,有一個“找茬窗口”。在這裡,企業在辦事過程中遇到任何問題和困難,或對政府服務有任何意見和建議,都可以來這個窗口“找茬”。

              和“找茬窗口”異曲同工的是,浦東的窗口單位沒有“否決權”。對不屬於本部門的事項,不設障礙設路標,引導企業找對路;對不符合申請條件的事項,不打回票打清單,告知企業怎麼辦;對法律法規不明確的事項,不給否決給路徑,與企業一起研究監管新模式……這場“隻說YES不說NO”的窗口無否決權改革,成為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的新註腳。

              站在高起點,對標高要求,浦東的探索意義重大。面向未來,繼續提高政府服務效能,加快打造國際一流、公平競爭的營商環境,才能更大激發市場活力、增強內生動力、釋放內需潛力。

              走好開放路、打造新高地——

              企業展展位“一位難求”、不得不“一再擴張”,城市各項服務保障工作有序推進……作為全球第一個以進口為主題的博覽會,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的招展遠超預期。

              還有50天,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將在上海舉行。目前,已有130多個國傢和地區、2800多傢企業確認參加博覽會。透過這個“不一般”的博覽會,開放的中國市場正為世界各國和地區帶來澎湃的“中國機遇”。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國際經貿學院院長黃建忠說,進口博覽會將成為中國踐行新發展理念、推動新一輪高水平對外開放的標志性工程。

              迎接進口博覽會,浦東已經吹響瞭“集結號”。目前,浦東共有13傢平臺和企業被認定為首屆進口博覽會“6天+365天”常年展示服務平臺。針對智能及高端裝備、汽車、醫療器械及醫藥保健等6大類商品展區和服務貿易展區,浦東組織有采購意向的企業報名註冊,報名單位已達到806傢。

              過去40年,中國經濟發展是在開放條件下取得的。未來中國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也必須在更加開放條件下進行。在全面開放的新格局下,浦東大有可為。

              工銀安盛人壽保險公司獲批籌建全國首個合資保險資管公司,世界知名信用評級機構穆迪在浦東設立獨資子公司……搶抓新一輪對外開放的機遇,上海出臺瞭“擴大開放100條”,浦東正在逐條研究對接,推動率先轉化為項目落地。

              再過半個月,上海自貿試驗區即將迎來5周歲生日。自2013年上海自貿試驗區設立以來,各自貿試驗區深入探索、大膽嘗試,此前已形成123項可復制推廣的改革試點經驗分批次向全國推廣移植。

              展望未來,上海自貿區將以機構改革為契機打造政府職能轉變升級版,以系統性改革提升產業競爭力。全面深化自貿試驗區建設,將為我國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探索新途徑、積累新經驗。

              奏響改革最強音,挺立開放最前沿。以浦東開發開放為龍頭,帶動全市,聯動周邊,服務全國,輻射亞太,聯通全球,上海將打造成全國新一輪全面開放的新高地,成為配置全球資源的亞太門戶,成為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的戰略支撐。

              把好質量關、打好民生牌——

              中國經濟已經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進入新時代,浦東明確瞭“以畝產論英雄”“以效益論英雄”“以能耗論英雄”“以環境論英雄”的工作導向,著力提高經濟密度,牢牢把住高質量發展的脈搏。

              從浦東國際機場附近的國產大飛機制造基地,到張江高科技園區的集成電路產業鏈,浦東正在編制覆蓋全區的產業地圖,更好地掌握和分析企業綜合效益和地塊產出效益,在此基礎上探索構建符合區域特質的高質量發展指標體系、標準體系、統計體系和考核評價體系,形成高質量發展的鮮明導向。

              今年上半年,上海提出全力打響“上海服務”“上海制造”“上海購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助力高質量發展。浦東則要建設上海“四大品牌”核心承載區,持續強化浦東品牌名片。

              “以實體經濟為著力點,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全面增強科技創新競爭力、全球資源配置競爭力、‘四大品牌’競爭力、現代產業競爭力和人才環境競爭力,在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方面形成引領示范。”上海市委常委、浦東新區區委書記翁祖亮說。

              在浦東陸傢嘴,15分鐘的距離內能辦不少事。通過推動教育、衛生、民政等多個部門服務資源下沉到村居,浦東在全市率先試點建設“傢門口”服務站。

              “傢門口”,成瞭浦東改革為民的新尺度。未來,浦東還將打造可閱讀、能漫步、有溫度的高品質城區。

              一手聚焦高質量發展,一手聚焦高品質生活,不斷提升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以人民為中心讓浦東更有溫度。

              櫛風沐雨,春華秋實。28年來,浦東開發開放以堅實的步伐,始終走在發展的前沿、時代的前列,取得瞭舉世矚目的成就,向世界展示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勃勃生機。

              一切偉大成就都是接續奮鬥的結果,一切偉大事業都需要在繼往開來中推進。進入新時代,站上新起點,浦東將繼續勇擔改革開放的開拓者和實幹傢,承擔起新的歷史使命,書寫改革發展新篇章。

              這是上海迪士尼樂園(2017年5月19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丁汀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