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yqhnd'><strong id='yqhnd'></strong></code>
<acronym id='yqhnd'><em id='yqhnd'></em><td id='yqhnd'><div id='yqhnd'></div></td></acronym><address id='yqhnd'><big id='yqhnd'><big id='yqhnd'></big><legend id='yqhnd'></legend></big></address>

<i id='yqhnd'></i>
<span id='yqhnd'></span>

<ins id='yqhnd'></ins>

<dl id='yqhnd'></dl>

    1. <i id='yqhnd'><div id='yqhnd'><ins id='yqhnd'></ins></div></i>

    2. <tr id='yqhnd'><strong id='yqhnd'></strong><small id='yqhnd'></small><button id='yqhnd'></button><li id='yqhnd'><noscript id='yqhnd'><big id='yqhnd'></big><dt id='yqhnd'></dt></noscript></li></tr><ol id='yqhnd'><table id='yqhnd'><blockquote id='yqhnd'><tbody id='yqhn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qhnd'></u><kbd id='yqhnd'><kbd id='yqhnd'></kbd></kbd>
          <fieldset id='yqhnd'></fieldset>
          1. 版本的生命力 真理的生命力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办公室亲吻

            版本的生命力 真理的生命力

            ——寫在《共產黨宣言》主題展之際

            作者:王公龍 趙恩國(王公龍系上海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趙恩國系上海市委黨校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

              4月23日,“從佈魯塞爾到上海——《共產黨宣言》170周年主題展”在思南書局開幕。

              《共產黨宣言》是科學社會主義的第一個,也是最偉大的綱領性文獻,承載著無產階級和全世界所有勞苦大眾的夢想和追求。它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科學行動指南,也是共產主義者的入門讀物。

              1848年2月最初發表的是德文版,署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兩年後發表的英文版才署上馬克思、恩格斯的名字。自從1848年2月倫敦首次發表以來,先後有幾十種語言的版本在全世界廣泛傳播。受它思想的指引和精神的啟發,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在19世紀和20世紀如火如荼地興起瞭。數以千計的共產黨組織和社會主義組織相繼成立,一大批國傢選擇瞭社會主義道路,打破瞭資本主義一統天下的世界體系,深刻地改變瞭整個世界政治的格局。

              

              《共產黨宣言》是世界性的文本,蘊含的是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馬克思和恩格斯用每個勞動者都能讀懂的語句表達瞭最真實、最質樸的道理,它號召勞苦大眾團結起來,投身到改變自身命運的革命運動大潮中去,向著全人類解放的共產主義遠大目標邁進。

              《共產黨宣言》既是周詳的理論,也是實踐的黨綱。他一經面世,就在世界各地到處開花。這當中,很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翻譯。沒有本土化的語言作為中介,科學的理論就不可能被各國革命者所知曉,也就不可能被應運到各國革命的實踐中來。《共產黨宣言》先後被翻譯成200多種文字在全世界出版發行,出版瞭上千次。

              《共產黨宣言》各種語言版本的翻譯及其傳播還是測量社會大工業發展的尺度,也成瞭判斷該國、該地工人運動發展的風向標。一種新的語言版本的誕生,也說明瞭當地工人的活躍程度和進步程度。傳播得越是廣泛,所激發的革命熱情也就越高漲。因為人民需要一道真理的閃電照亮夜空,去看清前行的道路。

              二

              乘著西學東漸的大潮,《共產黨宣言》在100年前也來到瞭中國,並在中華大地上迅速傳播開來,為苦難深重的中華民族指明瞭前進的方向,帶來瞭希望的曙光。《共產黨宣言》是中國早期共產黨人走上共產主義道路的引路人。無數中國共產黨人正是從這本書中瞭解瞭什麼是共產黨,也沿著它所指引的方向找到瞭中國自身革命和解放的道路。周恩來、朱德、毛澤東、鄧小平等人都是在閱讀瞭《共產黨宣言》之後,才在思想上發生瞭巨大轉變,堅定地走上革命道路的。鄧小平直接坦言,《共產黨宣言》就是他的入門老師。周恩來曾經對陳望道說:“我們都是你教育出來的”。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沒有《共產黨宣言》,就沒有中國共產黨,也就沒有新中國。

              讓《共產黨宣言》說“中國話”,就是將這一普遍原理與中國的具體實際相結合的第一步。從最初的翻譯片段到後來的全文翻譯、整冊出版,從一開始的秘密出版到後來的公開發行,《共產黨宣言》的不同版本代表瞭中國人將之轉換為民族語言的艱辛努力,也體現瞭中國人民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理論熱情和理想追求。人們在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中,發現真理運用的具體條件和方法,聽到瞭那個時代底層人民最迫切、最強烈的呼喊。

              為準確翻譯,以求精準表達《共產黨宣言》的普遍真理,中國的翻譯者們也曾頗費心思。新中國建國以前,流傳最廣泛、發行最多的版本是1943年由延安解放出版社出版的博古的譯本。

              1938年成仿吾和徐冰根據德文版翻譯的版本在武漢和上海出版發行,該版本在封面上刊登瞭馬克思和恩格斯兩人的標準肖像,以便人們更加直觀地感知馬克思主義創始人和他們的思想。

              1948年蘇聯外國文書籍出版局出版瞭中國人翻譯的《共產黨宣言》百周年紀念中文版,其中包含瞭七篇序言,內容是有史以來最全的。

              人們最為熟知的還是陳望道翻譯的版本。1920年2月,正值隆冬時節,陳望道受命回老傢翻譯《共產黨宣言》。他還為此專門避開親友,在浙江義烏老宅的柴房裡一心工作,一日三餐都是老母親特地送來。有一次,母親看他太勞累,就端來糯米粽子加一碟紅糖,讓他趕緊趁熱吃。他一邊吃粽子一邊斟酌文字,不知不覺卻把墨汁當紅糖蘸著吃瞭。母親問他紅糖夠不夠,他還回答說,夠甜瞭。誰知母親看到兒子竟滿嘴是墨汁,而紅糖卻一點沒動。

              由於印刷倉促,《共產黨宣言》書名曾被錯印成瞭《共黨產宣言》,在9月的第二次印刷中才糾正過來。為瞭躲避北洋軍閥和國民黨反動政府的追查,陳望道的譯本在翻印過程中曾多次更換書名、譯者姓名和出版社名字。它的書名曾改為《宣言》《馬克思恩格斯宣言》等。譯者姓名也曾改為“陳佛突”“陳曉風”“仁子”等。陳望道的這一譯本在上海一經問世,就風行起來,它讓無數中國仁人志士看到瞭中國的希望,並志願加入到共產主義隊伍裡來。毛澤東就是在《共產黨宣言》等書的啟發下成為一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的。1936年10月,他在與美國記者斯諾的談話中說:“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間,讀瞭許多關於俄國所發生的事情的文章。我熱切地搜尋當時所能找到的極少數共產主義文獻的中文本。有三本書特別深刻地銘記在我的心中,使我樹立起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我接受馬克思主義,認為它是對歷史的正確解釋,以後,就一直沒有動搖過。”這三本書分別是《共產黨宣言》《階級鬥爭》和《社會主義史》。正是在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啟發下,毛澤東找到瞭新的社會分析方法,那就是階級分析法。他用這個方法考察中國當時的社會性質和階級狀況,寫出瞭《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新民主主義論》等著作。

              

              《共產黨宣言》用直截瞭當的語言告訴人們,“資產階級的滅亡和無產階級的勝利是同樣不可避免的”。人類社會歷史發展必將走出階級對立,消滅階級本身,最終走向自由人的聯合體。

              翻譯《共產黨宣言》是近代中國歷史上的一件大事。有瞭《共產黨宣言》,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光芒就照亮瞭中國前行的路。古老的中國從舊的社會形態中掙紮出來,又在近代的革命烈火中淬煉。中華大地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

              《共產黨宣言》是世界性的文本,蘊含的是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生產方式、經濟基礎、階級、解放等話語形式融入這個肌體裡來。它突破瞭人們千百年來形成的世界觀和歷史觀,給這個古老的文明體系註入瞭持續向前的強大驅動力。

              《共產黨宣言》為無產階級“立言”,為廣大勞苦大眾“立言”。正是它的這一鮮明立場吸引瞭無數仁人志士為實現它所描述的未來美好生活而不懈奮鬥。《共產黨宣言》的原理是科學的,價值是不朽的,精神是永存的。它已經改變瞭世界的歷史,還將繼續改變世界的未來。馬克思的英名將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