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3d5gl'><em id='3d5gl'></em><td id='3d5gl'><div id='3d5gl'></div></td></acronym><address id='3d5gl'><big id='3d5gl'><big id='3d5gl'></big><legend id='3d5gl'></legend></big></address>

    <span id='3d5gl'></span>
    <i id='3d5gl'></i>

    <code id='3d5gl'><strong id='3d5gl'></strong></code>
        <fieldset id='3d5gl'></fieldset>

        1. <tr id='3d5gl'><strong id='3d5gl'></strong><small id='3d5gl'></small><button id='3d5gl'></button><li id='3d5gl'><noscript id='3d5gl'><big id='3d5gl'></big><dt id='3d5gl'></dt></noscript></li></tr><ol id='3d5gl'><table id='3d5gl'><blockquote id='3d5gl'><tbody id='3d5gl'></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d5gl'></u><kbd id='3d5gl'><kbd id='3d5gl'></kbd></kbd>
          1. <dl id='3d5gl'></dl>
            <i id='3d5gl'><div id='3d5gl'><ins id='3d5gl'></ins></div></i>

            <ins id='3d5gl'></ins>

          2. 去年我出口企業損失逾5000億 貿易壁壘玩"新規則"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办公室亲吻

              發展中國傢競紮國際貿易“技術籬笆”

              去年我出口企業損失逾5000億,應對力量分散等短板暴露

              在“逆全球化”思潮抬頭的國際貿易舞臺上,以技術法規、標準和檢驗檢疫要求為主要內容的技術性貿易措施,已取代關稅、匯率等傳統貿易壁壘,成為最新的“遊戲規則”。

              《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發現,國外技術性貿易措施已成為我國出口面臨的主要障礙,並出現從發達國傢向發展中國傢蔓延,從單一產品向全產業鏈蔓延,執行主體多元化等新動向、新趨勢。國傢質檢總局數據顯示,2016年國外技術性貿易措施給我國出口企業造成的損失共計5300多億元,較2013年增加近30%。

              面對日益升級的國外技術貿易措施,我國在應對方面已取得長足進步,多地實施建設研究評議基地等創新探索,應對能力正在穩步提升。與此同時,我國在應對國外技術性貿易措施方面,也存在應對力量分散、行業組織應對乏力等諸多短板。

              “技術籬笆”蔓延

              當前,技術性貿易措施不再是發達國傢的“專利”,正在迅速向發展中國傢蔓延。同時,國外技術性貿易措施的影響也正從單一產品向全產業鏈,從傳統產業向高新技術產業蔓延。

              我國曾是世界摩托車出口第一大國。然而,曾經如日中天的我國摩托車行業,如今正在迎來迅速蔓延的技術性貿易措施的嚴峻挑戰。

              今年以來,重慶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牽頭對我國七個主要省市的摩托車企業調查發現,作為世界摩托車主要消費市場以及我國摩托車出口主要目標市場,東盟國傢此前沒有摩托車技術標準,但近幾年已參照歐美國傢陸續出臺瞭技術法規、標準等嚴苛的技術性貿易措施,導致我國摩托車企業在東盟的市場份額大幅萎縮。

              實際上,東盟國傢“從無到有”的技術性貿易措施並非個例。

              “曾主要存在於個別發達國傢的技術性貿易措施,如今正在向發展中國傢蔓延。”重慶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副局長蔡文彪說,曾經技術門檻較低甚至“零門檻”的發展中國傢,正在參照發達國傢標準,紮起嚴密的“技術籬笆”。

              例如,《歐盟化學品註冊、評估、授權和限制法規》(REACH法規)生效後,韓國等國傢也效仿歐盟出臺瞭嚴格的REACH法規,土耳其等國傢的REACH法規正在醞釀中,原本接受我國技術標準的埃及等非洲國傢也宣佈將根據歐盟標準制定技術法規,我國與其簽訂的相關技術協議也被迫廢除。

              國傢質檢總局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技術性貿易措施通報數量前三位的國傢和地區是美國、巴西和以色列,發展中國傢已占據兩席,東盟、俄羅斯、非洲等國傢和地區緊隨其後。

              “近幾年發展中國傢新出臺的技術性貿易措施數量已超過發達國傢。”國傢質檢總局國際檢驗檢疫標準與法規研究中心技術性貿易措施(TBT)咨詢部主任焦陽說,隨著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以及科學技術的進步,越來越多的國傢將技術性貿易措施作為貿易保護的工具。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采訪中瞭解到,國外技術性貿易措施的日益廣泛化還表現為,正在從個別限量指標發展為名目繁多的限制或禁止性指標體系,其影響也從單一產品向整條產業鏈蔓延。

              安徽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局長呂小斌說,以《歐盟能源相關產品生態設計指令》為例,該技術法規不隻註重對能源相關產品本身的技術要求,而是涵蓋產品的設計、生產加工、包裝、運輸、進口、使用、報廢、回收的全產業鏈的技術管理要求,其影響已波及上下遊產業,導致我國輸歐辦公設備、冰箱、空調、機電、音響等相關產品出口成本增加20%以上。

              不僅如此,國外技術性貿易措施的覆蓋領域,也正在從傳統出口行業,向信息技術、生物醫藥等高新技術產業蔓延。

              去年4月至6月,江蘇雙雙高新科技有限公司的電動平衡車產品連續遭到美國六次退運,理由是產品表面存在劃痕影響銷售,貨值共計412萬美元。該企業負責人說,與美方溝通後才得知,美國消費品委員會此前剛剛出臺電動平衡車的UL2272標準認證,未經過認證的平衡車均以存在劃痕等理由被拒絕進入美國市場。

              “此前,國外技術性貿易措施多存在於傳統出口行業,近幾年,歐美發達國傢針對高新技術產業的技術性貿易措施呈不斷增長趨勢。”該企業負責人說。

               新壁壘愈發隱蔽

              不僅越來越廣泛化,國外的技術性貿易措施也愈發隱蔽化,往往由政府制定規則,實施者卻是非政府機構,已超出現行WTO規則的監管范疇。與此同時,道德壁壘、綠色壁壘等新型技術性貿易壁壘,打著“道德”“環保”等旗號極具隱蔽性。

              今年初,馬來西亞進口商突然要求我國非清真肉類及加工企業必須申報公司位置和佈局、人力資源狀況、屠宰場址、獸醫監督情況等10餘項技術信息,否則將取消其出口馬來西亞資格,與此前新加坡和菲律賓實施的肉類罐頭進口註冊制類似,可能將演變為馬來西亞新的註冊制度。

              “該要求名為進口商提出,實際是馬來西亞農業部獸醫局委托進口商實施的管制措施。”蔡文彪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執行主體的多元化,讓技術性貿易措施隱蔽性越來越強。

              重慶昌元化工副總經理謝坤義說,歐盟REACH法規的執行企業是昌元化工的直接競爭對手,這傢企業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該企業共收取昌元化工100多萬元註冊費用,並將每年收取約10萬歐元的實驗費用,總費用已占其歐盟市場總利潤的近50%。

              與此同時,道德壁壘、綠色壁壘等新型技術性貿易壁壘也層出不窮,打著道德、環保的旗號,隱蔽性極強,已成為較難突破的技術性貿易壁壘。

              “表面看來,道德壁壘、綠色壁壘等都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容易被國際社會所接受。”呂小斌說,道德壁壘包括動物福利標準、社會責任標準等,往往將貿易保護的實現轉移到保護人類健康、維護人權甚至動物權益等方面;綠色壁壘則是進口國為瞭保護本國自然資源、生態環境以及居民健康,而制定出的一系列繁雜苛刻的技術標準。

              例如,我國羽絨制品曾在歐美市場占據較大份額,但近幾年遭到歐美國傢的普遍抵制,原因是歐美國傢認為安徽等地的白鵝采用“活拔絨”方式取絨,違反瞭動物福利標準。事實上,出入境檢驗檢疫部門調查發現,我國鴨絨產量占羽絨總產量約90%,鴨絨不存在“活拔絨”,鵝絨的“活拔絨”需要大量人工,且影響肉鵝的正常發育,近年來國內人工費用大幅提高,我國 “活拔絨”現象已比較少見。盡管如此,歐美發達國傢仍將中國視為“活拔絨”等違反動物福利標準的“重災區”。

             [1]  [2] 下一頁 尾頁